“學生就是自己的娃”
——記電子工程學院教授汪躍龍

作者:電子工程學院 發布時間:2020-01-07 09:58:27 瀏覽:

汪躍龍,湖南寧鄉人,電子工程學院教授。現為我校控制科學與工程學科建設負責人,自動化專業負責人。長期從事檢測技術與自動化裝置、工業過程控制、導航制導與控制等方面的教學和科研工作。主持和參加科研項目29項,獲西安市科技成果二等獎1項,陜西省高等學校科學技術二等獎1項,發明專利3項。在機械工程學報、石油學報、儀器儀表學報等國內重要學術期刊、國內外會議等發表論文50余篇,其中SCI、EI收錄20余篇,出版教材(專著)3部。

光陰荏苒如白駒過隙,汪躍龍老師的職業生涯從1985年起始,至今已走過35個年頭。1985年,20歲的汪躍龍從我校石油礦場機械專業本科畢業,留校擔任經濟系(現經濟管理學院)輔導員,六年的輔導員工作經歷,讓他熱愛并珍惜與學生朝夕相處中的點滴情誼;1991年至1998年,汪躍龍老師在中石油獨山子石化公司從事DCS系統的應用技術工作,七年大型石化企業的現場工作經歷,讓他對石油石化生產裝置的過程自動化控制產生了濃厚的興趣;1998年他考入西北工業大學航海學院,師從我國水下航行器專家徐德民院士學習;2001年畢業并在同年回到母校,進入我校電子工程學院任教至今。

寒來暑往、春華秋實。數十年的教學生涯里,他用青春與熱血耕耘在石油教育事業這塊沃土上,并在這塊沃土中踐行著自己愿將畢生精力奉獻于教書育人偉大事業的堅定信仰。 

最愛還是三尺講臺

35年扎根石油,幾經輾轉初心不改。 2002年,剛回到學校任教的汪躍龍老師敏銳地感覺到,我校開辦“安全工程專業”的必要性和緊迫性,他這份超前的認識源于大型石化企業的工作經歷和獨立的個人思考。

安全,是我們各項事業發展的前提。他認為,石油石化屬于高危行業,急需大量懂得安全科學的本科生。基于自動化的理論、方法和技術,特別是控制論、系統論的指導,在我校已有的自動化專業基礎上創辦安全工程專業,辦學特色將更為鮮明、顯著。從調研、立項、申報和教研室建設,他“快馬加鞭”迎著困難上,在第二年就實現了2003級“安全工程”本科專業的首次招生。專業建設初期,沒有合適的任課教師,他就四處奔忙請求外援。現任西安科技大學副校長的李樹剛教授就曾被他“求”來為兩屆安全工程專業的學生上過課;缺少實驗條件,他就帶著學生外出做實驗,西安科技大學、西北工業大學的實驗室都留下過他們師生的足跡。

“授人以魚不如授之以漁”。有過企業工作經歷的他,特別清楚用人單位需要的是一個個能主動思考問題、分析問題,解決問題的大學生。在教學的過程中,他也一直在思考,應該通過什么方式提高學生的實際動手能力?在指導“大學生創新創業項目”的過程中,他摸索出了一種“項目教學”的好辦法。從2016年開始,他們把自動化專業的電裝實習從其他單位“搶”過來,改由自動化專業教師任教。他們設計了16個新穎、有趣的智能測控裝置設計項目,學生三五一組自由組合,在導師指導下,逐步完成電路原理圖設計、印刷電路板設計和制作、元器件采購、電路板焊接和調試、測控程序設計、系統軟硬件聯合測試等教學過程。這樣的項目教學方式倒逼著學生去融會貫通以前學習的電路分析基礎、模電、數電和軟件編程等基本知識和基本方法。三年來,當學生們看到自己的設計思路最終變成了可以運行的電子作品,都歡欣鼓舞、喜出望外,他們從動手動腦中獲得了滿滿的自豪感。

“師者,所以傳道授業解惑也”。回校工作之后的近20年來,汪躍龍老師先后承擔過13門課程的教學任務,每年大幅超額完成學校規定的教學工作量。作為專業負責人,不論日常科研和教學任務多么忙碌,汪老師始終以身作則,堅持高標準完成各項工作。他經常是白天在鄠邑校區上完課以后,晚上加班加點趕回雁塔校區繼續工作,不論是寫材料、看文獻、做實驗,還是繼續給研究生上課,吃一個肉夾饃、喝兩口水繼續投入“戰斗”已經成為他的工作常態。擔心學生理解不好課程內容,汪老師上課從來不照著PPT上課,而是把重點內容和疑難問題工工整整用粉筆寫在黑板上,類似工業儀表等內部構造復雜難懂的重要知識點,汪老師更是在黑板上一邊一筆筆親自畫圖一邊給學生耐心講解。每次課間,他總會不厭其煩幫助學生解疑答惑,鼓勵學生刻苦鉆研、揚長避短。在學生實驗、測試和研究不斷失敗或者遇到瓶頸問題一籌莫展時,他總會專門給學生“開個小灶”,幫助學生分析癥結。

作為肩負著本科生、研究生諸多課程教學任務的骨干教師,汪老師不僅上課從不遲到,更從不輕易請假休息。2017年12月某天,在鄠邑校區上了一天課的汪老師已經疲憊不堪,但他仍然堅持上完了研究生的《過程控制》專業選修課。上課期間,雖然大部分學生并沒有明顯覺察到汪老師狀態異常,仍然被他的淵博學識吸引、感染,但下課后他略顯蒼白疲倦的面容仍然讓學生蘆海超讀懂了異常,帶著對老師深深的敬愛,蘆海超一路攙扶著他心中“鐵人”般,從不言累的汪老師從教學樓回到北院家中。同學們得到消息后,原本都希望汪老師能夠在家好好休息、勞逸結合,可讓他們沒想到的是,第二天一大早,第一個出現在實驗室里的依然是汪老師儒雅挺立的背影。

在普通平凡的崗位上,汪躍龍教授展現出為人師表的高尚品德,詮釋出“甘為人梯,無私奉獻”的師者風范。在培養高素質、應用型工程技術人才的講臺上,以堅定的理想信念和無私奉獻、甘于寂寞的人格魅力溫暖、感染著每一位學生。

 

學生就是自己的娃

汪躍龍老師不僅在教學工作中兢兢業業,用心滴灌每一位學生,還始終堅持課程思政育人理念,把心系學生成長作為師者傳道授業的中心工作,得到了同學們的認可,為學院學科發展及學生培養做出了重要貢獻。

汪躍龍老師常常說:“學生就是自己的娃”。在學生眼里他是一位看似嚴厲,卻真心關愛學生的好長輩。在本科生眼中,能有幸學習汪老師的課程是幸運的;在研究生看來,能師從汪老師深造是幸福的。雖然汪老師從教室、實驗室到北院家中的距離不過區區百米,但在雁塔校區1號教學樓實驗室里,學生們卻時常能看到他堅守到深夜的身影。幾乎每晚23時以后,還總能看到汪老師和幾個堅守陣地的學生一邊走出實驗室一邊繼續專注分析學業的場景。

作為一名老黨員,在日常教育教學中汪老師始終堅持課程思政育人理念,把培養擔當民族復興大業的時代青年作為自己教師工作的執著追求。在他與學生日常交流的微信群里,汪老師時常會向學生推送諸如《2019人工智能發展報告》《工程師談談自己的感悟》《MEMS慣性導航技術及其應用與展望》等各類學科前沿信息和熱點問題,以及《研究生論文“盲審”“查重”再升級》《畢業恐進入“寒冬期”》等激勵學生刻苦努力的文章,他把師生微信群當作了開展課程思政教育的新媒體課堂。

在課余時間和學生交流時,汪老師還經常給學生講述我國先秦歷史等文化知識,教育學生增強文化自信、道路自信。據其研究生講,汪老師之所以同意把師生交流的微信群取名為“龍的傳人”,是因為他最希望的是讓學生用真才實學報效祖國,為國家發展貢獻力量。而汪老師本人,也正如他的微信名“老農夫”一樣,在日復一日的教學中始終不忘自己教書育人的責任與使命,甘愿做一個汗滴禾下土、默默培養學生成長成才的辛勤耕耘者。為了指導本科生學習,汪老師不僅自己經常利用周末一趟趟專程到鄠邑校區指導,還專門安排研究生中品學兼優的學生到鄠邑校區每周給本科生提供學業幫扶。

作為關心學生成長成才的班主任,汪老師以淵博的學識引導學生改變“不好讀書,不求甚解”的習慣,努力培養學生“知其然,且知其所以然”的求學態度。2019年6月,自1503班30余名莘莘學子進入畢業季,即將告別培育他們四年的母校。這是一個學風濃郁、團結上進的集體,研究生錄取率名列年級前茅。在他們離校之前,汪老師利用周末時間一大早專程趕到鄠邑校區看望慰問學生,并召集自1503班學生干部與自動化專業16級和17級6個班學生干部舉行座談會,讓自1503班學生干部向低年級分享他們在班級建設、學風引領、考研就業等方面的工作經驗。

茶余飯后,汪老師有時也會和學生相約操場,時而談談學術的前沿、時而解答學習的困惑、時而分享人生的閱歷、時而關注社會的熱點。為了把學習室營造出家的感覺,汪老師和愛人一起帶學生爬山、挖野菜,其樂融融地一起包餃子。為了讓學生們感受到家的溫暖,每年元旦前夕,汪老師都會邀請所有在讀的研究生到家里做客,并親自下廚為學生做一桌美味佳肴。

古語有云:“授人以魚不如授之以漁,而授人以漁不如施之以德”。學生們在點點滴滴成長中,最能切身感受到的是汪老師愛生如愛子般所付出的辛勤汗水。在學生心中,他不僅僅是老師,更是指引他們人生之路的燈塔。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他讓陪伴成為一種習慣。在教師這個平凡的崗位上,他幾乎把所有的精力和熱情都放在了培養學生、潛心研究的實驗室里和講臺上。他像慈父一般用心灌溉,用愛滋養著每一位學生的成長。學生們常說:“汪老師雖然滿頭華發,話也不多,但他對學生的關心和呵護,就像他手中陶瓷杯里的濃茶一樣,芳香馥郁、讓我們感到沉甸甸愛的分量”。


文:周毅華


西游争霸连线机